喀什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南方电网内部买官价码供电所长100万经理

发布时间:2019-04-23 21:31:22 编辑:笔名

据上述电力系统业内人士向《中国经济周刊》透露,早在七八年前,在广东某些比较发达的地区,南方电内部“买官卖官”的价码就已经非常高。曾有人说在他们地区,买一个供电所所长的职位至少要花100万,而一个县公司的经理职位则要高达300万。

【特别报道】南方电:又一个腐败重灾区?

《中国经济周刊》 郭芳| 北京、广东报道

反腐风暴正在刮向电力系统。这一次,处于漩涡中心的是中国南方电有限公司(下称南方电)。

4月2日,人民检察院官发布消息,经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广东省人民检察院对南方电副总经理肖鹏涉嫌受贿犯罪立案侦查。

这是继南方电副总经理祁达才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之后,4天之内南方电第二位落马的副总经理。

此时,距中央第八巡视组3月6日正式进驻南方电不到一个月,南方电系统包括肖鹏、祁达才在内已经有4名高管落马。

《中国经济周刊》获悉,在中央巡视组进驻之前,针对他们的调查已经开始,纪检部门的办案人员已经去了南方电数次,基本掌握了情况。

中央巡视组的进驻加速了查处的进程。

四天内两位副总被查处

公开资料显示,肖鹏1956年出生,中国人民大学毕业,博士研究生学历。自2002年12月起任南方电董事、副总经理、党组成员,在副总经理职位上的任职时间超过12年,先后分管过计划发展部、市场营销部、战略策划部、信息部等部门。出事前,肖鹏在南方电副总经理中,地位仅次于该公司董事长和总经理。

据电力系统业内人士向《中国经济周刊》透露,肖鹏或与此前落马的东莞市供电局局长雷烈波有关系。3月28日,广东省纪委监察厅站通报了雷烈波涉嫌严重违纪被查的消息。

现在查到谁都不会感到意外了。南方电内部一位不愿具名人士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说。  早在2011年左右,南方电内部一度有传闻说,肖鹏有望进一步升职。但其实他的年龄已经不占优势,而且从规律来看,从公司内部提拔的可能性也比较小。于是,这终也只是一个传闻。

因为较长时间在电力系统工作,加上分管过不同领域,在南方电内部,肖鹏的专业口碑不错。2008年南方的冰雪灾害对电设施造成重创,肖鹏曾经发表署名文章《重建核心价值:关于我国电规划建设的几点思考》,对电建设进行了反思。他认为,电力企业必须从以人为本的高度重新审视自己的核心价值体系,将核心价值真正落实在终端客户利益上。当时,这篇长文在业内得到了较高的评价。

在上述南方电内部人士看来,肖鹏不仅精于业务,而且颇具人文情怀。在南方电党校2012年春季中青年干部培训班上,肖鹏授课的主题就是中国书法与中国传统文化。他热爱书法,写得一手好字,而且人比较亲和,过年过节他也会应下属要求,给他们写写春联。

而在肖鹏所分管过的领域中,作为南方电重要部门之一的计划发展部,被认为是有可能被腐蚀的部门。该部门主要负责电规划、综合计划管理、输变电工程可行性研究审查、综合统计、配基建计划管理等工作。通俗地说,这一部门掌握了与各地政府、地方电厂商谈用电量计划、电力跨区域调配的话语权,也掌握了电的输配电价格的定价权,这是南方电盈利的核心。

肖鹏接受调查是否与其曾分管计划发展部有关,目前尚未得知。

而大约在2010年前后,南方电加大信息化力度,肖鹏的分工也随之被调整为战略策划部及信息部。肖鹏不太满意自己的权力被削弱,因此对上级很有意见。上述电力系统业内人士说。

不过,在上述南方电内部人士看来,虽然战略策划及信息部不如计划发展部所涉及的利益那么庞大,但在他掌管信息部的这几年,也正是南方电信息化建设投入的时期,他经手的项目资金也不是小数目。

公开信息显示,十二五期间,南方电投资146亿改造升级信息系统。从这个角度看,信息部也并非清水衙门。

而据一位与肖鹏打过交道的承包商向《中国经济周刊》透露,肖鹏胆子很大,私下跟客户洽谈完全不避嫌。有一次,南方电的干部大会在酒店召开,刚刚开完会,他就在酒店接见承包商承诺他们项目。这种事情应该是很敏感的,但他却敢在这样的场合这么干,胆子非常大。那天晚上,过了12点,还陆续有客户进出他的房间。

基建与计划同为南方电重要的两个部门。因此分管基建的副总经理祁达才的落马也并不令人意外。

从履历上看,祁达才的职业生涯一直没有离开电力系统。2001年5月,时年37岁的祁达才任广东省广电集团有限公司(广东电公司前身)董事、总经理、党委副书记;2002年12月,任南方电董事、副总经理、党组成员(其于2004年12月至2008年12月,兼任南方电总会计师,2009年8月后兼任南方电首席信息官)。

祁达才与肖鹏一样,在同一年担任了南方电副总经理,但1963年出生的祁达才比肖鹏年轻了7岁,他在副总经理中的排名也紧跟肖鹏之后。

祁达才是技术型高管,被查前是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多年来,祁达才主抓基建,可谓是位高权重。虽然祁达才的业务能力在圈内也是得到认可的,但他多少有些恃才自傲,毫不掩饰年轻得志的霸道和傲慢。广东当地的一位媒体人向《中国经济周刊》举例,在官方公开活动的现场,他对跟拍他的摄影很不耐烦,甚至态度非常粗暴。

据上述电力系统业内人士介绍,电企业的投入有两项:一个是基建,一个是技术改造。因为所涉及的利益太大了,在这些领域,很容易滋生腐败。他分析,祁达才的问题很有可能出在这上面。

广东电霸被查,牵出南腐败冰山一角?  截至此文发稿,中央巡视组在南方电的巡视尚未结束。南方电系统还会暴露出哪些腐败问题仍未可知。

在中央巡视组进驻前的动员会上,南方电董事长赵建国表示,要真实客观、实事求是地反映问题,不回避、不遮掩、不怕丑,使得巡视组能够全面掌握真实情况,不得出现试探打听、活动说情、串通包庇甚至对抗调查等行为,要始终畅通群众来信来访渠道,任何人不得违规干预,阻挠职工群众通过正当渠道反映问题线索。

据了解,在中央巡视组进驻之前,针对南方电系统高层的举报材料就已经是满天飞了。

早在2014年初便有南方电高管在反腐风暴中落马。

2014年2月9日,有广东电霸之称的广东电公司总经理吴周春因同僚多年举报,在退休之后被查处。后经查,吴周春在任湛江供电局局长、广州供电局局长、广东电公司总经理等职位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先后多次收受他人贿赂,数额巨大。

2002年12月底,南方电成立,长期独立于国家大电之外的广东电公司成为南方电的全资子公司,占整个南方电资产的70%。2003年初,吴周春任广东电公司总经理。彼时恰逢广东经济的起飞阶段,广东电面临历史上严重的缺电时期。在此背景下,吴周春快马加鞭进行电建设。据《中国经济周刊》不完全统计,在吴担任广东电公司总经理期间,广东电建设总投资约为1101亿元。

南方电内部被举报的高管远非吴周春一人,在吴案之后仍有举报者称,一些涉及吴周春案件的南方电系统人员仍未被调查。

吴案只是撕开了南系腐败的冰山一角。进入2015年,南系的反腐风暴越来越猛烈。

2015年1月,南方电原副总经理、广东电公司原董事长廖建华宣布被调查。3月24日,广东电公司原党委书记黄建军因涉嫌违法犯罪,被检察机关依法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3月28日,广东电公司东莞供电局局长、党委副书记雷烈波涉嫌严重违纪问题被组织调查。3月30日,祁达才落马。4月2日,肖鹏落马。

缺乏有效监管,引发系统性腐败  多位接受采访的人士均向《中国经济周刊》表示,南方电系统的腐败已经呈现出系统性与市场化的特点,很多项目与职位都被明码标价。

一个处长都会直接跟你谈,你给我多少钱,我给你项目。一个3亿元的项目,负责这个项目的处长就敢直接开口问你要1个亿。上述承包商对《中国经济周刊》说。

据上述电力系统业内人士向《中国经济周刊》透露,早在七八年前,在广东某些比较发达的地区,南方电内部买官卖官的价码就已经非常高。曾有人说在他们地区,买一个供电所所长的职位至少要花100万,而一个县公司的经理职位则要高达300万。当然,这些供电所所长或经理回本也非常快。因为,许多企业乃至机关单位的用电报装、变电站改造,均需要电公司的同意。而一个新办的工厂,从办手续开始到接通电,是需要时间的。发达地区的企业太多,供电部门忙不过来,那就得排队。很自然地,送了钱的就往前排,没送钱的就慢慢等。

而这只是电贪官捞钱的方式之一。

在智能电表时代以前,南的一些下属公司的营销系统就是一本糊涂账,今天根本查不到昨天的营销记录,为什么?因为记录被消除掉了。上述电力系统业内人士说,供电所所长或营销系统负责人的应酬是非常繁忙的,通常是一顿酒席下来,就给企业减少多少电费,例如,原本要交100万的电费,现在交10万就可以了,然后企业再给他多少回扣。现在换成了智能电表就很难这么弄了。

南方电内部人士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在党风廉政建设问题上,南方电应该说是警钟长鸣,也建立了防范机制,但一些人终究抵不过巨大的利益诱惑。

2014年8月,肖鹏还亲自率检查组到广西电公司及梧州供电局调研检查党风廉政建设情况。他还要求领导干部要遵守廉洁从业规定,加强工程及物资招投标管理,规范职工持股企业的业务往来。

而吴周春任上大力宣传的一大政绩,便是在广东电推行阳光采购,即广东电公司所有大型设备采购以及工程领域的招投标都摊在阳光下。广东电公司采购设备时,还要与厂方签订《廉政协议书》,要求供方不得向电公司的人员进行各种贿赂行为。然而,极具讽刺意味的是,据媒体报道,这一举措在推出的当时,就被厂方当作是腐败作业指导书。

肃清腐败,为电力改革清除障碍  南方电系此轮落马的高管,主要为在南方电内地位举足轻重的广东电的高管以及南方电重要部门的负责人。上述电力系统业内人士向《中国经济周刊》分析,在电力系统内部,电力改革的阻力非常大,此番电力系统反腐,也是要借此机会清理涉腐人员,为改革扫除障碍。

2002年,国务院下发《电力体制改革方案》。在这一轮改革中,南方电是由原国家电力公司分离出的电企业,供电区域为广东、广西、云南、贵州和海南,由国务院国资委履行出资人职责。公司于2002年12月29日正式挂牌成立运营。据悉,至2013年末,南的总资产为5842.48亿元,资产规模比刚组建时扩大了数倍,但利润水平却依然是组建前广东电近100亿元的水平,总资产回报率不到2%。

因电力市场化改革而生的南方电一直被定义为电力改革的试验田,但从南方电目前的盈利水平以及所滋生的腐败问题来看,电力破除垄断进行市场化改革的成效并不理想。

2015年3月16日,时隔13年之后,国务院下发《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重新开启针对电力行业的新一轮改革。新电改强调管住中间、放开两头,其中有序向社会资本放开配售电业务,成为本轮电改方案的亮点。

而从2014年开始,南方电一直在酝酿新电改深圳试点。根据《深圳市输配电价改革试点方案》,在独立输配电价体系建成后,积极推进发电侧和销售侧电价市场化。鼓励放开竞争性环节电力价格,把输配电价与发电、售电价在形成机制上分开,参与市场交易的发电企业上电价,通过用户或者市场化售电主体与发电企业自愿协商、市场竞价等方式自主确定,电企业按照政府核定的输配电价收取过费。

肖鹏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是在2月6日到深圳调研输配电价改革试点工作。在全国电改试点深圳市供电局,肖鹏表示,深圳此次改革试点牵一发动全身,对公司经营方式、内部管理、战略规划影响巨大。南方电公司将积极支持深圳先行先试,摸索经验,配合国家推进电价改革。

如今,他已经没有机会亲历这场改革了。(上官丽娟对本文亦有贡献)

本文转自搜狐:

(:water)

10个月宝宝咳嗽怎么办
半岁宝宝发烧怎么办
小孩子发烧怎么退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