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援疆干部收养脑瘫弃婴愿帮孩子寻找父母组图

2018-06-08 13:36:53

2012年,一个闷热的夏日傍晚。来自河北的援疆干部王合全翻看《巴州》时看到一条消息,有个早产女婴被父母遗弃在医院。

第二天,王合全便赶到医院看望女婴。此刻,这名维吾尔族女婴小小的身体正在被肺炎、黄疸等五种疾病困住生命的呼吸,浑身皮肤紫红,双眼紧闭。

“我心里很不好受,想到自己3岁丧母,5岁丧父的经历,当时就萌生了收养她的念头。”那是父女俩的初次相遇。

可是医生说,女婴是早产儿,以后是否会留下后遗症是未知数。而且这个女婴走路有些绷脚尖,可能是脑瘫的征兆。

一番内心的挣扎, 一个坚定的信念对王合全说,“不管咋样,我认定这个娃娃了。我们家的经济条件不是最好的,但我们会给孩子一个温暖的家。即便花光家里所有的钱,也要医治好孩子,让她在温馨的环境下成长。”

王合全,48岁,河北省农业厅水产技术推广站研究员。2011年9月,作为援疆技术干部被选派到新疆塔里木河流域希尼尔水库管理局。

王合全下定决心后,打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妻子。“我也很喜欢孩子,愿意和老公一起把孩子抚养好!”赵梅荣非常支持丈夫。

王合全立即赶往巴州儿童福利院协商收养事宜。登记、考察、公示,收养程序一一进行。

“一起援疆的同事给女儿起名‘援圆’,纪念我在援疆岁月中获得了‘至宝’,也寓意我们一家人能团圆幸福。”王合全很喜欢这个名字。

王合全和援圆

爸爸厚着脸皮四处找母乳

2012年的中秋节,王合全带着援圆一起回到了河北的家,一家团圆。

为了提高援圆的免疫力,王合全“厚着脸皮”四处寻找母乳,适逢表侄的女儿降生,援圆病好后的第一个星期,每天早上能被送去享受迟来的母乳,晚上回家后再带回一奶瓶“夜宵”。

等到稍大,王合全拜托姐姐从90公里外的山区老家带来精挑细选的小米和笨鸡蛋,小米粥和鸡蛋羹成了援圆的营养大餐。

妻子赵梅荣又要照顾孩子,又要上班,很辛苦。于是他们花钱请了保姆,每天给援圆按摩,预防可能出现的脑瘫。“保姆一个月工资3000,比我的工资还高呢。”王和全笑着说。

如今,让王合全无比开心的是,援圆胃口很好,脾脏和消化能力都很好

援疆干部收养脑瘫弃婴愿帮孩子寻找父母组图

。个头长的也快,混在同龄孩子中,已看不出早产儿的羸弱。

援圆咿咿呀呀地叫“爸爸、爸爸……”,王合全激动不已地回“谢谢、谢谢”。儿子在一旁善意地嘲笑:“援圆叫你爸爸,你谢什么啊?”。

儿子以前每个学期回家一次,现在每月找各种理由回家,陪援圆玩,逗她笑。儿子答应王合全,在父母年龄渐老后,会承担起照顾妹妹的。王合全说儿子自小极少和他交流。身上或多或少有独生子的自我。有了这个小妹妹,现在感强了。

王合全在新疆的时候,援圆会经常对着要爸爸,小手不停地在话筒上抓来抓去,想把“爸爸”拽出来抱着。

此时,远在新疆的王合全也总是非常想念孩子。“下班后,大家都回家了,剩我一人在水库呆着。我买风筝送给食堂的大师傅,就是为讨好大师傅,能陪我说说话。”

王合全和援圆

五个月大在博客里安家

8月15日,《发烧》,退烧贴不要,洗温水澡不洗,除了哭喊,所有的行动都拒绝,凌乱的妈妈不知道该咋办好了。唉!生病太难受了,脾气见长应该算是正常吧嘿嘿~……

8月16日,《洗澡》,因为天热出汗多,每天洗澡数次,妈妈懒省事,直接把我放到洗手面盆里,我时不时对着化妆镜子自恋,亲亲嘴,拍拍掌,碰个头,做个鬼脸……

8月24日,《我是姑姑的止疼药》,姑姑的腰做手术了……姑姑说疼啊!忍不住了就想想援圆,想援圆吃饭的样子,走路的样子,大笑的样子,害羞的样子^

这些充满了童趣的日记,都是王合全的妻子赵荣梅在援圆博客里发表的文章。

这个博客于2012年10月2日开通,当时援圆刚刚来到河北的家,只有5个多月大。“今天起开博,记录我的成长。”这是博客里的第一篇文章,标志着援圆在博客安家,留下第一个“脚印”。从此,赵梅荣在悉心照顾女儿之余,在博客中记录女儿的成长成为她的一个大事。

远在新疆巴州的王合全,每天打开电脑的第一件事就是看妻子写的博文,援圆“说”自己吃水果蔬菜了,他会兴奋地大声告诉同事;援圆“说”自己感冒了,他会急得团团转。王合全说:“看女儿的博客是我一天中最快乐的时光。”

在北大上学的儿子、援圆的外婆等人也是博客里的常客。“因为援圆的到来,家里的气氛也变得很好。”赵梅荣说,以前老公在新疆工作,儿子在外上学,家里只有她一个人,冷冷清清的,经常不按时吃饭。自从援圆到家后,她有了牵挂,亲戚、朋友也常来看望援圆,家里每天都是欢声笑语。

儿子以前每个学期回家一次,现在每月找各种理由回家,很乐意陪援圆玩,逗她笑。儿子答应王合全,在父母年龄渐老后,会承担起兄长如父的。王合全说儿子自小极少和他交流。身上或多或少有独生子的自我。现在感强了。

“孩子长得快,一天一个样,我会坚持把博客写下去的。以后也将把博客送给援圆,让她继续记录自己的生活。”赵梅荣说。

援圆可爱的艺术照

长大后,愿帮孩子寻找亲身父母

目前,一岁多的援圆已经开始了“求学之路”,每周去上外教学习班。

“其实也就是玩儿,在玩儿的过程中培养胆量、训练协调性。”王合全说,虽然一年的学费要一万多,但觉得这钱花的值!援圆已经慢慢显现出语言和舞蹈的天赋。

“等援圆再长大些,我会带她回库尔勒学习维吾尔族舞蹈和语言。我太喜欢新疆的舞蹈了,热情、随性、开心!我希望远离新疆的援圆能和生长在新疆的孩子一样,热情、纯真。”

谈到未来,王合全说:“在领养援圆之前,我们已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尽己所能照顾援圆,等我老了,儿子会接替我照顾援圆。 假如有一天,援圆开始期盼找寻亲身父母,我一定会带着她去寻找,或许在某个角落,他们也在默默地关注着援圆,带着不能诉说的难言之隐。”

像每一个幸福的婴孩一样,援圆日日成长,蓄积力量,等待着亭亭玉立,等待着成熟坚强。

像每一双温柔的父母一样,王合全夫妇全身心的呵护援圆,委以生命的一饭一蔬,在漫漶人生征途中递上温暖厚实的手掌。风雨迎送,不再离开。(杨姣姣报道)

儿童长高方法有哪些
促进个子长高的方法
百姓堂成为首批健康行业诚信身份证应用单位
怎样治疗矮小症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