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什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黑龙江俄电工业园区陷发展困局电力市场垄断

发布时间:2019-11-10 21:56:09 编辑:笔名

  黑龙江俄电工业园区陷发展困局:电力市场垄断民企被逼出局

  一个由国家八部委批准实施的中俄电力合作项目黑河市俄电工业园区,由于民营企业供电业务被国有电力企业收购,边贸俄电价格优势丧失,园区多家高耗电企业陷入亏损或停产状态,数十亿元投资面临血本无归的风险。

  分析人士指出,如果说改革初期黑河市以一船西瓜换一船化肥的传奇故事,打开中俄边境贸易的大门,如今这个黑龙江口岸城市俄电工业园区的兴衰际遇,则凸显民间资本进入电力市场屡遭玻璃门、弹簧门阻碍的现象。

  跨境引入俄电

  准入又遭排挤

  黑河市是我国北部的城市,与俄罗斯布拉戈维申斯克市隔江相望。1992年,黑龙江省电业局跨江而架的

  布黑线合闸送电。早期以易货方式购买的俄电,主要供黑河市区范围内使用。

  2002年,随着国家电力体制改革方案出台,黑河市授权黑河星河实业发展公司作为实施主体,负责扩大对俄购电规模的边贸合作。据该公司时任董事长陶然反映,省电力公司2003年8月,同意出租布黑线给民营企业使用,默许其经营园区供电业务。

  从2004年到2006年,园区俄电价格一直稳定在每千瓦时0.229元。陶然告诉,为了扩大供电规模,我们还与俄方共同投建了跨境直通园区的输电线路。

  至此,作为电力改革破冰之旅的民企供电服务,一度让这个园区名声大噪。浙江宁波合盛集团、浙江新安化工集团、香港中国天集团等一批高耗电企业,纷纷进驻这个价格低廉的专署供电区,总投资逾40亿元,试图打造

  一个规模庞大的硅材料产业集群。

  同时,已融资为中外合资企业的星河电力公司,陆续同逊克、东宁、珲春、满洲里等沿边市(县)签署引进俄电协议,谋求从进一步开放沿边贸俄电市场中获利。

  通过专署供电区开放供电市场的黑河模式,为民间资本进入电力市场找到了突破口和立足点,也打破了国有电力企业的市场垄断格局。

  2007年,面对黑河专署供电区模式的不断扩大趋势,国电公司决定采取行动,收复失地。双方围绕园区供电权益的争夺不断升级。

  数据显示,当时国电公司以每千瓦时0.215元和购销协议优惠电价向园区用户供电。该电价已低于购电成本40%,同时还低于星河电力公司的俄电价格10%以上。

  结果,不到二个月时间,星河电力公司的俄电进口负荷直线下降,从150兆瓦跌至仅剩5兆瓦,终被迫退出供电市场。

  民营企业进入俄电市场,有个就会有第二个,都消失了就没事了!省电力公司一位处长在接受采访时,坦承当时不惜一切代价收复失地的真实原因。

  利用市场垄断

  迫使地方就范

  2007年8月,省电力公司致函黑河市政府,承诺给予园区招商企业充足的电量,保证园区用户享受十年内平均不超过每千瓦时0.31元的优惠电价,以换取对统一俄电购销市场的支持。

  面对国电公司强大的竞争优势,地方政府决定忍痛割爱。用黑河

  边境经济合作区管委会副主任陆海军的话说,由于胳膊拧不过大腿,同年12月,黑河市政府与省电力公司签署了《布星线及相关输变电资产有偿转让协议书》。

  协议中明确要求黑河市政府保证星河电力公司退出黑河市境内的边境对俄购电业务,不再招商引进黑河地区范围内任何电经营企业,建设任何非甲方经营的电资产。

  陶然说:从园区断电,到争夺用户,一些地方领导也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逼得我们没办法,只能退出供电市场。一位知情人透露,部分干部对此意见很大,市里曾召开专门会议统一思想。

  国电公司方面则认为,多家公司到俄方买电会产生恶性竞争,使出口方受益,因此对民企在沿边地区多点引入俄电设想持否定态度。由于事关中俄能源合作大局,此次收购民企供电业务并不指望挣钱。

  政府跟我们承诺得非常好,结果电价不但上涨,涨价后还不能保证供电。黑河龙江化工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于德发说:现在企业进退两难,政府你没准备好招啥商?

  由于省电力公司无法履约,导致地方政府为此官司缠身。陆海军解释说,我们给企业的电价承诺无法兑现,企业现在来找我们,我们只能再找省电力公司,因为兑现承诺还得靠他们。

  对于俄方电价上涨,专家认为,园区供电主体由民企转为国企后,俄电进口业务也由边境贸易变成一般贸易。鉴于部分出口电力已并入中方国家电,俄方以双方电上目录价格和物价指数等为参照,不断调高价

  格,以获取利益化。

  园区发展困局

  呼唤电力改革

  近日,驱车来到黑河市五秀山、二公河俄电工业园区。只见宽阔的街道上行人冷清、车辆稀少,难觅昔日中俄民间电力合作的兴旺景象。

  自星河电力公司退出后,园区电价已突破国电公司承诺,涨至老用户执行每千瓦时0.335元、新用户执行每千瓦时0.3962元,且俄电价格保护协议期限仅剩3年时间,这也让园区企业难见未来希望。

  救救企业!我们要求黑河市政府、国电公司遵守契约精神,不要让我们10多亿元的投资化作一堆废砖、废铁。一些园区用电企业向省市领导致信求救,并因电价承诺未兑现起诉当地政府。

  在合盛硅业有限公司二期空荡的厂房内,仅剩的一台真空泵显得异常突兀。公司副总经理周冰掀开上面的塑料布对说:原计划做硅产业循环项目,由于电价承诺没兑现,大部分设备已拆除运往新疆。

  电价约占硅材料企业生产成本的四成。每涨1分钱,我们年利润就减少100多万元。若再涨价,只能三十六计走为上。黑河市元泰硅业有限公司总经理陈先法的感慨,在园区企业中颇具代表性。

  省电力公司收购民企供电业务后,不但没有获得经济收益,反而因为价格倒挂陷入亏损。该公司财务部价格处处长赵晔承认:俄电工业园区一年13亿千瓦时的用电量,公司得赔5000多万元,这些年亏损两个亿都打不住。

网红
互联网
退房须知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