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鬼魅的诱惑

2018-09-15 09:42:09

提起鸡心岭,让人想起自古就有一种说法:“走上鸡心岭,一脚踏三省”。鸡心岭,又称金鸡岭,位于重庆市巫溪县、湖北省竹溪县、陕西省镇坪县三省交汇处。鸡心岭靠陕西一侧有一庞大的峭壁悬崖山体,雄奇险峻,奇峰兀立,上有三峰如笋,直插云霄,大有“刺破青开愕未残”之势,相传是太平天国洪秀全之妹洪延娇当年驰骋大江南北时曾占领的寨子。登顶眺望,放眼四周,群山俯首流水如线,秀色可餐。“剪刀峰”双峰耸立,直刺云天;“观音崖”里“神童”守护,惟妙惟肖,引人遐思,的确是一处揽物则胜景人怀,抒臆皆鸿鹊之志的圣境。这样的奇山峻岭,飞瀑秀水,孕育出了像山一样的男人,他们粗犷,野性,淳朴;如水一样的女人,她们柔情,大方。

瞿有钱这个自幼喝着南山鸡心岭的水长大的,是一位具有巴山体魄的山里汉子。从十七岁起就到江浙进厂打工,十二年的时间里,他开始在一家浙江的私家玩具厂制造过电子玩具,当过学徒,干过泥瓦匠,做过建筑工。瞿有钱最值得感念的是在浙江的私家玩具厂打工的岁月,老天让他认识了貌若天仙的女友,一位四川妹子,名叫乔醉琴,二十二岁那年春节,他把乔醉琴领回老家鸡心岭结了婚。老家的人无人不夸瞿有钱是哪辈子修来的福气,娶回了一位人见人爱,貌若桃花,柔情似水的妻子。结婚后,乔醉琴仍旧回老厂做工,厂里是计件工资,她心灵手巧,加之时间做久了,自然而然的就提高了手艺速度,每月最低也能挣它过三千块左右,后来有了身孕,就只好辞了工作,回到婆家的南山准备生小孩。结婚后的瞿有钱感到有了家的责任,就没再进厂,进厂的工资低,他要挣大钱养家糊口,先去做泥瓦匠,后去干建筑工,他有的是力气,他有南山样健壮的体魄,他凭着自己的力气和手艺,这么多年了,儿子快到了上小学一年级的时间了。他积攒了能在启城买一套房子的钱了,去年十月,他把妻儿接到启城的新家,家里的装修虽说不上豪华,但也并不简陋,温馨的家,让一家三口幸福甜蜜。

照例,春节过了,元宵节的灯的余热还未冷却,瞿有钱又背上了行李,坐上直达江苏的班车北上。汽车沿着巴山山脉的公路蜿蜒爬行,象一只巨大的蜗牛。瞿有钱透过车窗望着莽山在眼前一晃而过,对面山上隐隐的一棵野桃让他眼睛一亮,春打六九头,今年的春来得早,野桃开花开得早,粉色的桃花牵起他的春情荡漾,他想起昨夜与妻子的房事,妻子将近三十岁的女人,既有二十岁女孩娇艳的身姿,又兼有成熟女性的娇柔风情,身下的阴囊像磁石般黏合着他的下身,卧室粉红的灯更让此刻的他俩神魂颠倒,如醉如痴,短暂的夜想让一对少妇壮男把一年的房事都做够,现在的下身仍有隐隐地麻疼。汽车的一路颠簸,让本已疲劳的瞿有钱进入梦乡,梦中他到了同乡曾友旺邀他去的工地,他去那里让他做模板工,工薪每日六百元,他正在数着一月的工资呢。

妻子乔醉琴在丈夫走后,一夜的折腾让她也感到疲劳,她也在床上晕了一会儿床。隐约中她做了一个梦:丈夫年底挣了五十万元钱,高兴的回家时,进屋看到了她正和一位男人在偷情。惊吓万状的她不知所措,一惊醒了。这时电话铃响了,惊魂未定的乔醉琴拿起电话,电话那边传来一位女人的声音,原来是他丈夫瞿有钱老家的表姐,名叫王倩芙,她嫁给的是一位在山西当包工头的老板,她住在启城已十余年了,算是老启城了。她问:“小瞿出门走了没有?”乔醉琴说:“今天早晨刚走。”她又说,那我约你下午吃饭后到广场去玩,说是教她学跳舞,现在跳舞可流行啦!什么健身舞,街舞,交际舞等等。乔醉琴说,我不想学。王倩芙说,不行,非要你去学,小瞿又不在家,以后你每天晚上又没有什么事干,我保管你会迷上跳舞的,特别是交际舞,可有意思啦!

乔醉琴起来吃了中午饭,把昨夜床上小两口温情后留下杰作的垫褥洗洗,室内做一下保洁,不知不觉就到了下午吃饭的时间,刚吃罢饭,电话就响了起来,是王倩芙打过来的,约乔醉琴去广场学跳舞的,说好她在北大桥头会面。乔醉琴吃罢饭后,把儿子送到她们对门的邻居秦源帮老人的家,老人的孩子们都在省城定居安家了,孤寂的老人是一对退休教师,职业的原因加之老人的孙子隔得遥远,有个孩子在身边是多么高兴的事呀!又把孩子送到了秦源帮老人家,说是到广场学跳舞。老人说,年轻人就是要活泼,要锻炼,跳舞对健身有好处,你放心去吧。

乔醉琴同王倩芙来到广场公园,悦耳的音乐声此起彼伏,有跳健身舞的,有唱卡拉欧克的,王倩芙直接把乔醉琴引到跳交际舞的场地,那一对对的舞伴随着音乐的弦律扭动着腰肢,每个人的脸上洋溢着春天般的笑容,猫腻隐藏在背后,那些留守的孤男寡女,眼睛像扫描仪,谁是我的猎物。这些乔醉琴全然不知。王倩芙先让乔醉琴从华尔兹(俗称慢三步)开始学习,边跳王倩芙还不停的解释,说交际舞实属交谊舞,通过跳舞可以让我们这些留守女人,可以从舞伴的身上找到精神的慰籍和心灵的按摩,有时能从舞伴的舞姿中让人体味到什么叫心照不宣。一些男舞友一齐把目光扫向她们,天生丽质的乔醉琴身着粉红色贴身上衣,下穿黑色绑腿裤,脚穿一双棕色马靴,曲线性感,优美,典雅,乔醉琴想,是不是自己生疏的舞步招来别人的目光,还是因为自己的艳丽、风情招来的。这一夜,王倩芙只教乔醉琴一人跳,乔醉琴天生丽质聪明,当晚就学会了华尔兹、布鲁斯(俗称慢四步)和狐步(俗称中四步)。这样,每天晚上,乔醉琴跟王倩芙就融入到广场公园的交际舞群中,又学会了维也纳华尔兹(俗称快三步)、快步(俗称快四步)、探戈、吉特巴(俗称水兵舞)等摩登舞所有的舞技。

慢慢的,乔醉琴洞察到王倩芙每晚跟男舞友跳一跳不一会儿就消失了,提前退场,可能是去……原来她想起了王倩芙曾告诉过她,说在这里跳舞的孤男寡女有一个暗号,跳舞时,若某男邀你跳舞,给你一板口香糖,就暗示你,今晚要同你黏在一起,像口香糖,如胶似漆,就是一起过夜,温情交媾。若没有那意思就不要接对方的口香糖。王倩芙的丈夫是包工头,名叫房友权,听人说在外面养了一个小,一年最多回来到一次。王倩芙常念叨:钱是祸害源。男人有钱就变坏。她恨他的男人,但她需要男人,也需要钱。她为了解渴,她也要寻找刺激。她是女人,她渴盼性爱。乔醉琴心里跟明镜似的,想到此,她心里有些惧怕,更感到一片空虚。她也提前退了场,回了家。

一晃瞿有钱离家已两个多月了。阳春三月,万物复苏,动植物在这个季节是发情的高峰期,人也不例外。外面猫子的叫春声撕扯着乔醉琴的心,眼前又浮现出瞿有钱临行前夜的情景,身体的燥热让乔醉琴按耐不住心潮的翻涌,不由自主的,乔醉琴身下的淫水像春潮,湿润了她的内裤,手不听使唤地就伸向胯下,呻吟声伴着猫的叫春声让乔醉琴这夜享受着手淫的快感。此时的乔醉琴多么渴望有一个男人来陪。

第二天晚上,乔醉琴照例来到了广场,她没有首先不论什么舞友就开始跳,她在观望,在等待谁是她的猎物,眼睛在舞池中扫描。一曲跳罢,一位男舞友,西装革履,潇洒的向她走来,

这是上次邀她跳舞并要送给她口香糖而被她拒绝的那位男士。那男士娴熟的伸出右手请她跳舞,她没有拒绝,并顺手接着那男士递过来的口香糖,轻声地说:“谢谢!”在跳舞的过程中,乔醉琴从谈话中得知,那位男士名叫汪琪儒,是土生土长的启城人,妻子把孩子生下来刚满三个月,就交给婆婆带,她又出门去挣青春钱,现在他在家带孩子,妻子仍旧在外面吃青春饭,每年几十万。乔醉琴听后,有些对汪琪儒同情,这是一位渴望想女人陪的男人,一曲跳罢,再跳一曲。她们约定,今夜在外过夜。他们各自打电话安顿好自家的孩子。

在途中,他们提前退场,来到了牛家胡同的一家私人旅社,汪琪儒买好在外面过夜所需要的一切用品,付了房租,被旅馆服务员引到一个房间,旅馆的条件不错,房间里有空调,有电视,电视旁还放有vcd,汪琪儒熟练的打开vcd,电视上出现了A片镜头,里面的情景让这一对孤男寡女不由自主地紧紧相拥,先是一阵狂吻,再是相互抚摸,并解脱衣裤,真是干柴遇猛火。Vcd中男女主角的性爱动作根本影响不到她们。先是站姿,接着是乔醉琴躺在床沿边,汪琪儒站姿,后来是床上的翻滚折腾,电视A片上女人的呻吟声伴着乔醉琴快感的呻吟声,让这个布满黄色的小屋,淫声此起彼伏。汪琪儒让这几月饥渴难耐的乔醉琴重新体验着新婚之夜的浪漫。更让汪琪儒眼前浮现出他的妻子在一个个男人带有铜臭味的体下忍受着蹂躏,痛苦的呻吟,而给他换来的是每月两三万块钱的收入,她是靠着自己女人的姿色和青春吃软饭的男人,他把骑在身下乔醉琴当作了自己的妻子,他把愤怒一起蓄积于胯下,而身下的乔醉琴更加的倾醉在情欲的满足中,发出快乐的呻吟。

这样在床上折腾了大半夜的汪琪儒和乔醉琴,这时才开始各自欣赏起对方的肉体来,乔醉琴苗条的身材,白皙细嫩的酮体,丰满的双乳,一双勾人魂魄的深情的双眸,让人想起《水浒传》里的潘金莲。汪琪儒虽然没有丈夫瞿有钱那么彪悍强健,但让乔醉琴也享受到了男人真枪的快感。彼此今夜都真正体味到了真男人和真女人的味道应享的天伦之乐,让彼此难忘。这样,乔醉琴和汪琪儒隔三差五的就在一起享受着夫妻的生活。

瞿有钱到了工地,同乡曾友旺安排他支模,每天六百元的工资,瞿有钱父亲是位柴木匠,也就是只能做一些粗木工手艺活的木匠。他自幼从父亲那里瞟学到了用斧、打刨、清缝的技巧,在江苏的建筑工地要数支模的工资最高。瞿有钱把已结的五个月的工资除去生活费的钱,每月还有一万五千元,全部都给妻子乔醉琴寄了回去。他要拼命的挣钱,让妻儿能过上吃穿不愁的生活。

江苏五月的太阳虽然没有中东地区的太阳骄烈,但做建筑工人的还是汗水不干。一天,瞿有钱穿着短裤背心,赤着膀子正在二十层楼上支模,江苏无锡鸿达建筑公司的老总带着一帮人来工地检查工程安全。老总是位女老板,名叫窦殷华,丈夫去澳洲搞房地产开发,把她留在家乡发展,管理他的产业。说起窦殷华,这位事业有成的女性,丈夫常年在外,虽是将近五十岁的人了,微胖的身段,丰隆的双乳,但女人的红晕和姿色仍从身上溢出。窦殷华驻足看着正在支模的瞿有钱,强健的体魄和肌肉,胳臂上隆起的肌腱,匀称结实的小腿,丰满的腹肌,短裤内包裹着似手榴弹样的性器官。一看就知是位床上功夫了得的男人。心中暗想:这样的男人若能投入我的怀里,也不失这几年寂寞难耐的折磨。想到此,身下的器官本能的张合,并不丰盈的下身起了微潮,脸上的红晕像晚霞般灿烂。

装订钉子
小型家具相框图片
世洋丽豪园社区实景-广西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