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地震遇难者骨灰做花挑战传统悼亡观

2018-12-06 22:43:33

地震遇难者骨灰做花 挑战传统悼亡观

6月23日,聚源镇镇政府工作人员和赵德琴的邻居一块见证骨灰捐赠 人家自愿捐献骨灰,外人有什么理由阻挡呢? 7月10日下午,小心翼翼拿出用粉色新衣层层包裹的骨灰盒的舒勇,告诉《青年周末》,汶川大地震发生的第三天,他就打算征集死难者的骨灰做 生命之花 的雕塑。 骨灰收集以前,友竞相责骂舒勇 冷血,炒作 6月23日,他拿到双胞胎姐妹 都江堰聚源中学初三学生琦琦佳佳父母捐献的部分骨灰之后,很多友开始支持他,双胞胎的父母也决定把所有的骨灰捐献出来,用来制作这朵象征希望和纪念的 生命之花 。 但是,7月8日,当孩子的父母准备坐飞机来北京送剩下的骨灰时遭到阻挠,没能登上来京飞机。 《生命之花》 收集死难者的骨灰,让死难者家属自愿捐出死难者的骨灰,将骨灰融入瓷泥,做成一朵多彩美丽的花,然后烧制成骨瓷,因为骨瓷的质量很好,不会损坏;尔后再把骨瓷的 生命之花 融入一个透明的水晶柱中,形成保护。然后收集灾区的残砖瓦砾,将它们磨成灰,重新烧制成砖,用这些砖建成雕塑的基座,将死难者的名字铭刻在雕塑的基座。作品完成后将它捐献给国家历史博物馆或者汶川大地震纪念馆。 舒勇 打着横幅征集骨灰被鄙视 青年周末:你不觉得在大家忙于灾后重建,心灵备受创伤的时候,你却去灾区收集骨灰搞艺术创作,太不合时宜了吗? 舒勇:当我把 生命之花 的构想在博客公布之初,人们几乎一边倒地骂我冷血、炒作。一开始,我们一行三人打着征集骨灰的横幅前往灾区,甚至作好了被人打死的思想准备。那个时候,所到之处虽然没有遭人打,但人们都表现得非常厌恶,纷纷躲避,对我们指指点点,报以鄙夷或愤怒的目光。 我甚至还听到身边的人嘟哝着: 征集骨灰?这些人简直是在犯罪! 一些家属甚至怀疑我们是不法分子,收集死者骨灰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差点就报警。 后来,我们委托志愿者来帮我做这件事,一开始,他们以为我就是要做个普通的雕塑来纪念大地震,很愿意帮忙。知道我是要用骨灰来做时,一些志愿者怎么也无法理解: 你们的做法让人很反感! 将近一个星期,我们到了成都、北川、都江堰等地,除了家属、志愿者的冷眼和责难,一无所获。 青年周末: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这样做呢? 舒勇:我的四川之行,也是自我教育的过程,刚开始去的时候,就是带着很大的目的去的,以为自己只要收集到骨灰,把那朵在风雨中傲然开放的生命之花早日塑造出,人们肯定能够从中体会到我的真诚,体会到它的力量。但到现场,才发现面对这样的灾难的时候,其实这种目的是很狭隘的,艺术很没有力量,感觉到一瞬间自己没有力量了。 我突然间觉得自己像个恶棍,无法抬起头。 我开始自责和怀疑,是否真的有必要这样做?在那么多因灾难死去的生命面前,所谓艺术是多么地苍白无力。于是,我打算放弃这个构想,开始购买一些物资,三个人自发地去受灾群众家里慰问。送钱,送救灾物资,虽然不多,但感觉自己至少是尽力为他们做了点实实在在的事情。 让生者看到希望是的心灵重建 青年周末:你自己也觉得做 生命之花 不是实在的事情了? 舒勇:在真正深入接触受灾群众之前,我的确是这样想的。 但我们把物资和不多的钱财送到灾区群众家里的时候,很多人其实是拒绝的,他们让我们把慰问送到受灾更严重的地方和人家。多数人并不觉得自己是受灾严重的。 在都江堰一个超市买东西的时候,一个搬运工怎么也不肯接受我们送给他的东西 其实,他的母亲等亲人在这次地震中也遇难了。他把我们带到了一对双胞胎都在大地震死去的赵德琴家。 赵德琴是个命运非常坎坷的女人,年少的时候被拐卖到江浙一带。结婚生子之后,好不容易把一对聪明伶俐的双胞胎女儿琦琦佳佳带到15岁,在聚源中学就读的孩子又双双遇难。但赵德琴也不接受我们给的东西,她说北川、映秀的人更艰难,更需要帮助。 我至今还清楚地记得,6月22日下午,我走进赵德琴尚可住但也被地震破坏严重的家里时,除了她和丈夫裘樟荣,她的邻居 孩子同样也在聚源中学遇难的几个妈妈也来了。一个下午,她们都在对着我们哭诉孩子们的可爱、聪明和美好。 青年周末:这种丧子之痛是不是更让你感觉到自己提出用死难者骨灰做雕塑的残忍? 舒勇:那个时候,我感受更多的是他们的绝望。 有一个彭兰大姐。她一边向我们哭着回忆她死去的、正在读初二的小女儿夏雪玲的聪明、可爱,一边还向我们抱怨正在读高三的大女儿的不聪明不漂亮。她还给我看了大女儿发的一条短信 妈妈,你要吃好喝好 ,越发抱怨大女儿的 蠢 。 我听到这些,觉得她其实是因为看不到希望,才会这样去消极地对比。而且如果她这么永远比较下去的话,会越比越绝望。 于是,我就和彭大姐说,她的大女儿其实是个有大智慧的女孩子,让你吃好、喝好这是对的,因为你现在就必须要吃好喝好,这才是真正的关心呢。后来,我专程去她家看大女儿的画。本来只是想鼓励一下而已,一看,画得真不错,颜色构图都非常有想法,我以一张两百的价钱买了孩子几张画。我告诉彭兰,孩子很有才气,千万不要把这么好的一个苗子耽误了。大女儿还活着,这是希望。 对于灾区人们心灵、精神上的重建,给他们从头再来的勇气和希望同样是非常重要的,有时候,甚至比其他重建更迫切更需要重视。我又想到了自己那朵象征着希望的 生命之花 。让生者看到希望,是的心灵重建。

深圳物流公司
回收电子料
雪花青石材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