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什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凡人终逝第0019章求援

发布时间:2020-01-26 03:44:55 编辑:笔名

凡人终逝 第0019章 求援

“谢谢你,亚伦哥哥。”

安琪甜美的声音吸引了兰斯的注意力。

正在和她交谈的守卫有些害羞的挠了挠后脑,温柔的说道:“不用客气,安琪,队长估计还有半个小时左右才会回来,记得注意时间哦。”

“好的,亚伦哥哥,我会注意的,愿圣光与你同在!”安琪双手握拳,闭上眼睛替他祈祷。

“呃...愿圣光与你同在,安琪。”亚伦楞了一下,有点尴尬的重复着。

“也不知道安琪信仰的是什么神灵,不过这倒是一个不错的突破口...”他偷偷打量着安琪姣好的面容,悸动的内心在暗暗想道。

看来安琪的魅力不错嘛。

守卫满是爱慕的眼神没能躲过兰斯的眼睛,他微笑了下倒也没放在心上,待锁链被打开,亚伦有点恋恋不舍的离开后,这才开口询问道:“神殿的情况怎么样了?”

“还不错大人,有很多悲苦的可怜人加入了我们,但就目前来说,我猜他们应该只是想填饱一下肚子。”安琪揭开伪装用的兜帽,恭敬的回复道。

“嗯,凡事都有一个过程,尽量先扩大我们的影响力,迟早会见到成效的,毕竟我们信奉可是真神不是么。”兰斯点了点头,笑着对她赞扬道:“干得不错,牧师。”

“谢谢大人!”安琪小脸有点羞红,对能得到兰斯的夸奖而感到高兴。

总算能为大人做点什么了呢…

她是这样想的,不管是在发生那关系之前还是之后,或许是从兰斯默许了自己偷偷拿些厨房的食物,去救济那些可怜的孩子的时候起吧,安琪次发觉自己的大人并不是一个冷酷的人,尽管他经常板着脸,也曾鞭打过犯错的侍卫,下令绞死过一些该死的罪犯。

但和那些胆小害怕的侍女们不同,她想走进兰斯的内心中去,因为从他的身上,安琪能感觉到一种被掩盖的很好的脆弱。

是的,脆弱。

她大致了解过那些传言,也明白他为了现在而付出过多少努力,从十四岁当上他的贴身侍女开始,安琪即见识过刺杀也曾瞧见了阴谋,这个世界和她幻想的完全不同。

没有英俊优雅的骑士、没有不带目的的爱情...

现实可不是童话!

这是兰斯杀死一名暗杀者后,捂着受创的伤口,鲜血淋漓的冲当时被吓坏的自己说过的话。

安慰的话!

尽管他的语气很冷漠,但安琪能听出他的关心,毕竟聪慧可是让驱使自己脱离平凡的优势之一。

她爱上了兰斯!

爱他的坚强,爱他的努力,也爱他永不放弃的精神和那个危机来临时挡在自己身前的背影。

哪怕是再绝望的境地,他都能咬紧牙关闯过去,除了死亡,没有人可以击败这个骄傲的男人。

直到尼达耶之神的出现!

安琪这才知道,他的身份竟然是神之子,真神之子!

从马丁他们口中听来战绩,无一不在诉说祂的强大,从兰斯讲述的安排,她感觉到了他的野望!

他有更远大的理想和目标!

一直以来,安琪都想为他付出点什么,包括自己的身体乃至一切,而现在,机会来了!她渴望拥有力量,尼达耶之神也让她看见了希望!

“我是牧师!神殿牧师!”安琪对自己说。

兰斯感觉到她的额间似乎有一道光芒一闪而逝,但定睛望去,却又好像没什么也没有发生。

“眼花了吗?”他奇怪的摇了摇头。

“大人,目前信徒大致有三百多人,其中大部分是些贫苦的平民,少部分士兵,可除了那些您设立的孤儿院中的孩子们外,信仰都不算是坚定,充其量只是对神有点好奇...”安琪重新汇报起来,有点忧心忡忡的说道:“另外,有个我不好评断的消息,银刃城堡的卡罗勒斯伯爵,在将大人您关起来之后,清晨时分率领着他的士兵们朝迷雾山方向发起进攻了。”

“今天早晨?”

“昨天,不然的话我也难以见到大人您。”

“该死!”

得到确切的答复后,兰斯破口大骂起来:“这个只会用肌肉思考的蠢货!该死的蠢货!”

他狠狠的挥拳砸在墙壁上,扯动得锁链‘哗哗’作响。

尽管大致猜测国王陛下可能是幕后操控一切的黑手,但哪怕是不清楚他的目标,兰斯依旧明白莱恩镇的陷落是不可避免的,甚至伊尔克特林也是一样。

土地失去了可以夺回,人口没了可以再生育,狮子可从不在乎羊群的想法,它只知道肚子饿了便要吃肉。

而这块肉极有可能是斯托克家族,毕竟父亲亚力克西斯公爵的威望在北境日益盛隆,已经渐渐遮盖住了国王的威严,而自己作为猎鹰骑士团的余孽,之所以还能活到现在,不过是其打算留着在关键时刻用来扯下遮羞布的借口,还有发挥一下余热的价值罢了。

可悲的银刃城堡伯爵犹未可知,自己也成了一枚随时可以抛弃的棋子。

毕竟迷雾山大军想要肆掠瑞恩,他的封地可是一道屏障,亏他经常以守卫王国的坚盾自吹自擂,结局却是如此的可笑。

不过羊的角如果足够锋锐,未必没有打败狮子的可能,兰斯可不相信自己都能猜测到的东西,自己身为贵族表率的父亲会一无所知。

两位瑞文斯顿有权势的人交锋,只是可怜了那些无知的平民和一腔热血的战士。

仿佛是为了验证兰斯的猜想...

离开不久的守卫亚伦匆匆跑了进来。

“兰斯大人!银刃城堡的卡斯骑士请求面见您!”他的神色焦急不安,像是得知了非常不好的消息。

“哦?那他为什么不自己来?”兰斯记得这个名字,是自己的手下败将。

“卡斯大人他...”亚伦欲言又止。

“带我出去吧。”兰斯神色一凛,大致猜到了些什么:“安琪,你马上去找到马丁和雅各布,尽快组织安排好城外村落的平民搬入城堡,且随时做好撤离的准备!”

“好的,大人。”安琪敏锐的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郑重的点头答应道。

三人快速通过地牢狭窄的走道,来到城堡内。

清醒的空气令兰斯精神一震,他下意识的加快了几分脚步。

…………

当兰斯再一次见到卡斯时。

这名原本高大强壮,剑技娴熟的骑士正躺在床上,满脸颓废的任凭布鲁斯学士给他的腿绑上夹板,似乎已经虚弱得连惨叫的力气都没了,只有额头上冒出的细密汗珠证明他正在忍受剧痛的侵袭。

“还好,应该只是骨头断了,淤血已经放干净了,没有切除的必要,好好修养的话未必没有恢复的可能。”布鲁斯学士的回答解开了他的迷惑。

兰斯明白,尽管学士说的很委婉,但显然卡斯的骑士生涯已经被宣判终结了,或许他今后只能倚靠在轮椅上,抚摸着自己的爱剑用苍老的声音向儿孙吹嘘往日的荣光。

气氛一时间有些沉默。

“兰斯大人,我代表伯爵郑重的请求您的援助!”卡斯有些心灰意冷的打破僵局道。

他又想起了向导的衷告。

太过自信的人似乎总是会下意识的抗拒一些明明对自己有益的言论,他是这样,伯爵也是这样,可是当事情发生过后,后悔又能有什么作用呢?

“发生了什么,卡斯?”兰斯试图安慰一下这个男人,但想想还是直接了当的提问会比较好些。

“我们被那些该死的迷雾山蛮子伏击了!伯爵下令直接进攻他们的老巢,缓解莱恩镇那边的压力,但...”说到这里,卡斯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但他们好像完全知道我们的意图一样!早就设好了圈套在等着我们!我怀疑,这里面一定有一个天大的阴谋!”

卡斯愤愤不平的说出自己的猜想。

“是的,我猜莱恩镇已经完了!”兰斯充满内疚的附和道:“当我率领游骑兵大队前去侦查时,也同样在密林被迷雾山蛮子伏击了,以致于仓促间下令游骑兵大队自由战斗,前往莱恩镇集结。但据我判断,莱恩镇那边应该是一个陷阱,一个迷雾山人试图消灭我麾下游骑兵的陷阱,不得不承认,这或许是我一生中做出过糟糕的决定...”

这还是他次向其他人解释事情的始末。

“虽然我本人因为受伤过重,被部下送回了伊尔克特林,但我的兄弟伊戈尔和那些英勇的战士...”兰斯有些难过的捂住嘴巴,咳嗽了一声。

地牢内的阴寒沁人肺腑,令他有点不适。

“兰斯大人!请您一定要救救伯爵!”卡斯回想起自己的使命,急切的说道:“他现在被迷雾山人围困在克伦斯山脉往北的方向,情况非常紧急!”

“卡斯,我了解你的感受,也很想去救援伯爵,但是...”兰斯有些为难的说道:“我把士兵都带走了,伊尔克特林怎么办?这里的平民怎么办?任凭他们被那些蛮子屠杀掉吗?”

他留意到卡斯强忍着剧痛的表情变得失落起来,心中隐隐有些不忍。

等等,剧痛?

牡丹江市康安医院
深圳市中医院二门诊怎么样
东莞白斑医院哪家
泰安哪所白癜风医院好
江苏治白癫疯医院地址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