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什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江青与唐纳结婚两月便争吵後与其彵男亾同居

发布时间:2019-06-07 22:40:48 编辑:笔名

江青与唐纳结婚两月便争吵 后与其他男人同居

1968年某日,吴法宪到上海找张彪,问张知不知道有个叫峻青的人。张彪说上海作家协会主席叫峻青,真名叫孙俊卿,是不是他?吴法宪说应该是他。吴法宪说去把这人找来,我要找他谈话,但是要特别注意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张彪是个很精明的人,办这类的事情准能让领导满意,于是通过上海文艺界的熟人、朋友查到峻青的家庭住址,搞清了峻青上下班的行走路线,便在峻青下班的路上等候。 当峻青下午下班回来,站在路边的身穿空军军服的张彪迎了上去,很有礼貌地自我介绍说,我是空4军的文化处处长张彪,受一位领导的委托,请你去谈话。峻青问到那里去?是什么人找我?张彪说路不远,你跟我走,见面就知道了。峻青见这位空军军官彬彬有礼,就跟随张彪到空军招待所见吴法宪。落座后,吴法宪问峻青,你认识我吧?峻青说你是吴法宪。吴法宪说我受人委托,找你问个事,你写信揭发过一个人的问题没有?峻青说没有。吴说你想想,过去写过揭发人的信没有。峻青说,我从来没有写过什么揭发信。吴说你不要有顾虑,不要怕,没有事的。峻青说,我没有顾虑,我从来没有写过什么告发别人的信。吴说,你跟我到北京去一趟行吗?峻青说不行,现在造反派每天叫我写交代材料,还要批判我。没有他们同意我不敢离开上海。吴法宪说那好吧,你不愿意去就回去吧!今天的事不要再给别人说。峻青脱身回家。第二天,峻青被强行带到机场,有一架专机等在那里。一下带到北京,把他送到北京北边靠山的一个监狱(即秦城监狱)住下。到监狱后,峻青问这是为什么?没有人来回答,也再没有人来审理、会见。时任上海作家协会主席的峻青就这样不明不白地关进了监狱。究竟为什么坐牢,他也搞不清楚,糊里糊涂地在里面关了10年。

同机送到北京的还有30年代蓝苹房东的女佣人秦桂贞。江青30年代初来上海时,艺名叫 蓝苹 ,很穷,根本雇不起保姆。租用姓许的一间二楼的房子,即租金便宜的三角形亭子间,不过十来平方米。许家的女佣人叫秦桂贞,和蓝苹同岁,都是1914年出生。蓝苹那时只是个二流演员,演个配角,薪酬不多,生活拮据。秦桂贞很善良,和蓝苹很说得来,经常照顾蓝苹的生活。看到蓝苹忙于拍电影、演戏,就替她拖拖地板、打开水、洗衣服,从不收她一分钱。蓝苹在 罗宋饭馆 (即俄罗斯人开的饭馆)搭伙,3角钱一客。到了月底,钱用光了,只好省吃俭用艰苦度日。秦桂贞给东家做饭,有时见蓝苹饿着肚子回来,就用东家厨房里的食材,烧好蛋炒饭,偷偷端进蓝苹的亭子间。这时,蓝苹一边大口地吃着蛋炒饭,一边连声说: 阿桂真好!阿桂真好! 秦桂贞见证了蓝苹与唐纳结婚。婚后才两个月后就争吵打架。秦桂贞住三楼亭子间,和蓝苹住房上下只隔一层楼板,常常半夜里下来给他们劝架调解。唐纳曾两次与蓝苹争吵自杀未遂。唐纳出走后,蓝苹又与一个叫章泯的男人同居

能找到的材料虽然销毁了,但知情者活着的人还有不少,有嘴巴的会说话,必须把他们的嘴巴封死。1967年11月26日,由张春桥批示,郑君里、顾而已、赵丹等18人被隔离审查。1969年,郑君里患肝癌惨死在狱中;顾而已因无法承受非人的折磨自杀身亡;赵丹等人出狱时已是风烛残年的老人了,美好的年华被残酷地断送掉。当初公安系统按照上级指示调查江青历史问题的一些老同志,在 文化大革命 中都受到了迫害,多人死在狱中。

值得庆幸的是,历史是公平的,知情者不会死绝,江青自己却被押上了审判台。

修改版游戏
怎么开发微信小程序
艾滋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