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什信息港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玉林获救狗仅一月即被遗忘每天都有狗死去

发布时间:2019-09-14 09:28:12 编辑:笔名

玉林获救狗仅一月即被遗忘 每天都有狗死去

江苏高邮,广西玉林,相距1800多公里,如今却因为一批狗有了交集。 今年7月4日,由志愿者从玉林狗贩手里买下的1381只狗几经辗转,终落脚高邮三垛镇的一处生命护生园。 这些狗数量多,且缺少检疫证明,志愿者的举动一度在当地引发争议。 如今,一个多月过去了,这里没有了关注目光和喧闹人群,但仅靠志愿者,护生园的持续生存成了问题。 舆论风暴中的救狗行动 “冬至鱼生夏至狗”,对于广西玉林人来说,在荔枝成熟的季节吃狗肉,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每年的夏至日,玉林都会举办“荔枝狗肉节”。啖荔枝,吃狗肉,构成了这个南疆小城独有的风俗。 以前,玉林狗肉节声名不显。但近几年,这里数次成了舆论“风暴眼”。自2010年开始,玉林狗肉节引起动物权益保护组织关注。而在2014年6月21日,更是出现了为狗伤人事件。当时,在一家狗肉餐馆,几名爱狗人士与当地食客发生冲突,导致一名食客嘴巴处流血,事件引发附近民众聚集,场面一度出现混乱。 爱狗人士与食客的上论战从未停止,而下,一些爱狗人士开始通过赎买的方式,将原本要成为盘中餐的狗救下。成百上千的狗被带离了屠宰场,它们该被送到那里去呢?千里之外,江苏高邮的一座生命护生园进入了爱狗人士的视线。 2015年7月4日,历经35个小时的长途颠簸后,1381只“玉林狗”来到了高邮。加上2014年从玉林过来的400多只狗,高邮三垛镇一共接纳了超过1800只从玉林赎回的狗。 有的狗病死有的被领养 高邮三垛,北宋婉约派一代词宗秦观的故乡。 沿着乡间公路直行,一座题有“少游故里”四个字的仿古牌坊矗立在路口。在牌坊左侧的田地里,一排用蓝色彩钢瓦覆盖的棚子有些惹眼。这些棚子由建筑工地上常见的铁皮板搭成,一圈两米高的外墙板沿着铁皮棚周边围出了一个约八亩地的院子。整个院子被铁皮板均匀地隔成了六个区域。院门紧闭,一块写着“谢绝参观”的牌子挂在墙上。往墙内看去,数百条品种各异的狗在水泥地面上或躺、或走。见到生人靠近,它们叫了起来。 这就是生命护生园的狗舍。而这些狗,正是一个多月前那批引发了全国关注的“玉林狗”。 与狗舍隔着一条石子路,有一个被铁栅栏围起来的更大的院子。在这个院子的一侧,有一排活动板房。走近后发现,这里是护生园的“后勤站”。在其中一间板房内,看到,水泥地面上放着几个铁架子,架子上堆放着各类药品。在屋内的中心位置有一个不锈钢的简易手术台,上面摆放着一些手术用具。由于条件比较简陋,加上天气炎热,这座“动物医院”内飞着不少苍蝇。而另一间板房的地面上则散落着不少空的狗粮罐头,一些用编织袋包装的狗粮被成排码好。 “这些都是全国各地的朋友寄来的。”义工老冒告诉,从玉林来的狗,有些在运输过程中就已经死亡。“还有一些被人领养,现在园里还有400多只狗。” 热潮退去护生园举步维艰 在护生园的一间办公室内,看到了两个从上海寄来的包裹。“这是爱狗人士寄过来的狗粮。”志愿者常梵说。 常梵是个广东姑娘,原本从事美容行业。上月初,她在上看到1300多只“玉林狗”将落户高邮护生园。她辞掉了工作,来这里当起了志愿者。“刚来的时候,这里每天都有狗死去。”常梵说,由于运输过程中可能出现感染,不少狗得了狗瘟。 在这批狗刚来的时候,护生园吸引了巨大的关注。动物医生、志愿者从全国各地络绎不绝赶来,一包包的狗粮也源源不断地寄到了这里。正是在动物医生的传授下,常梵学会了给狗打针,换药。不过,目前整个护生园显得颇为冷清,也没有看到专业的动物医生。 “峰的时候我们有几十名志愿者,现在专职照顾狗的大概还剩三个。”常梵说,随着关注度的下降,捐助过来的狗粮也越来越少。 了解到,这处护生园的土地是以每亩一千元的价格从附近农民手中租来的,每年光地租就有十多万。护生园的日常开支,基本上靠社会捐赠。 “现在还可以维持,未来就说不定了。”谈起护生园的前景,常梵有些无奈。 有关人士告诉,靠目前志愿者们的捐赠,护生园基本可以维持,但捐赠逐渐减少,如何持续是个难题。另外,下一步护生园还会扩大面积,目前光建设方面的资金缺口就达20万。 一度上演的“人狗之争” 在高邮本地论坛上,不时可以看到抵制“玉林狗”的帖子。 “刚来的时候,村里被这些狗弄得措手不及。”狗舍所在地,高邮市三垛镇少游村村主任秦长全说,这批“玉林狗”的落户事发突然。“凌晨到的,我们是在狗快到的时候才知道这个消息。”秦长全说,当日凌晨,他和几名村干部赶到了护生园,一面参与接待,一面也抓紧布置安全工作。“有的村民担心这些狗会偷偷跑出来,私底下有一些牢骚。”不过,秦长全表示,由于狗舍地处田地中央,四周没有民居,因此没有发生扰民现象,伤人的情况至今也没有发生过。“经过一个月的磨合,村民现在都能表示理解。” 而在不少人关心的卫生防疫问题上,志愿者表示,护生园负担了这些狗的医疗。对于死去的狗,则采取了石灰消毒加深埋的处理方式。“按照规定,这些狗本来是不能在高邮落地的。”三垛镇兽医站站长张正忠说,由于缺少检疫证明,这批狗本该遣返。但因为已经成为既成事实,因此卫生检疫部门只能加强管理。“该做的免疫工作都做了,我们几乎每天都有人去狗舍那里检查。”张正忠说。 [观点] 单纯民间救助 缺乏可持续性 “对于社会来说,‘救狗’行为的象征意义要大于本身的实质意义。”在南京大学社会学院副教授胡小武看来,“玉林狗”数量巨大,对志愿组织的场地、管理、经费等营救能力都是极大的考验。“我们尊重这样的营救行为,但也要看到,单纯的民间救援存在着缺乏可持续性的问题。” 胡小武认为,志愿行动的现实意义在于通过“营救”行为引起社会关注,让政府、企业、社会组织能够加强沟通,共同协商出一个长效的解决方案。“从法律、道德上达成共识,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建设,需要多个部门和社会各界力量努力。”胡小武说。


个人微商城
有赞微商城登入
开通微商城订阅号
友情链接